悟空书屋

第3955章 池塘巧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晴儿这是咋啦?找啥呢?”正在灶房烧饭的王翠莲都拿着锅铲跑出来了,看着杨若晴穿着睡觉的亵衣站在院子里,不由诧异问道。

    杨若晴便把昨夜追云的事儿跟王翠莲这简明扼要的说了。

    王翠莲道:“许是天还没亮就走了哦,我早上起来到这会子,都没瞅见追云呢。”

    杨若晴点点头,“或许它又回山里去了吧。”

    这家伙,伤都还没养好就匆忙跑了,这是赶着回去报仇雪恨吗?

    这还真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主啊!

    不过,她昨夜给它敷的药,都是她的私藏,最好的金疮药和消炎药。

    不仅外敷,还在它喝的水里面也放了一些药粉,让它内服。

    里外一起来,双管齐下,再配上狼王追云超乎寻常的治愈能力,这前爪上的伤应该没事了。

    “晴儿,早饭快好了,你若是睡不着就起床梳洗过来吃饭。”王翠莲又跟杨若晴这道。

    杨若晴抬手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又让大妈受累了……”

    王翠莲慈爱一笑:“我闲着也是闲着,难得你们喜欢吃我烧的早饭,我欢喜着呢,一点都不累!”

    对于庄户人家的妇人来说,烧饭洗衣带孩子做家务打猪草喂猪喂鸡铲猪圈,这是最基本的分内事。

    别说王翠莲了,从前孙氏,鲍素云她们,全都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如今日子好了,只需要烧烧饭,喂喂鸡啥的,对于这些妇人们来说,真的是做梦的好日子。

    还别说,不让她们做这些,让她们坐在那里享清福,她们还不乐意呢。

    一辈子啊,都忙碌惯了,闲不下来,真的闲下来了,就容易生病。

    “嗯呐,那我这就回屋换身衣裳去,一会儿就过来。”杨若晴甜甜一笑,转身快步回了自己的屋子洗漱去了。

    吃完早饭,杨若晴把自己屋里,骆宝宝屋里,以及大伯大妈还有婆婆屋里的床单枕巾全都拆下来,放在两只大木桶里拎在手里准备去池塘那边清洗。

    这过完了端午节,天气就是一天天的渐渐的热起来。

    身上流的汗多了,这床上的东西自然要勤快的洗换。

    只要天气晴好,杨若晴一般是五天左右就洗一回换衣回。

    她没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每天洗每天换,五天的频率,比起身边这些庄户人家一两个月,甚至大半年的频率,她真的是足够勤快了。

    以至于每回只要看到她拎着两只大木桶,池塘边浆洗的其他婶子和嫂子们都会打趣,说老骆家这勤快的小蜜蜂又来了。

    这不,她刚刚接受完其他妇人们的打趣,跟她们寒暄几句后刚要蹲下身的时候,对面也走过来一个人,同样也端着一只大木盆,大木盆里也装着两床被单和枕巾。

    “那是谁家的新媳妇啊?咋从前没见过?长得可真水灵啊!”

    村口洗衣裳的妇人都是眼尖的,顿时就有人留意到了,窃窃私语声传进了杨若晴的耳中。

    “不是谁家的媳妇,是老沐家的娘家侄女,听说还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姑娘呢!”

    “原来是探花郎的表妹啊?怪不得这瞅着有点眼熟呢,长得确实有点像啊,都好看都俊。”

    “哎,你们快看啊,她也是过来洗被单的,咱这村里又多了一个跟晴儿一样勤快的小蜜蜂了……”

    把身边这些议论声听到耳中,杨若晴勾唇笑了笑,并抬手朝那边的刘豆蔻抬手招了招:“豆蔻,来这儿,这儿有空位。”

    刘豆蔻正站在那边张望,寻找石头,看到杨若晴朝自己招呼,刘豆蔻眼中一亮,忙地隔着水面朝杨若晴挥了挥手,端着木盆屁颠着过来。

    “这床单是两天前我给干娘和子川换上的,还不脏呢,你咋就拿来洗了?”

    杨若晴看了眼刘豆蔻大木盆里的东西,随口问道。

    刘豆蔻柔声道:“昨夜干娘喝糖水的时候,呛了一口,吐在床上。”

    “我琢磨着,既然都动手洗了一床,索性把另一床也一块儿洗了吧,刚好表哥不在家,我就全拿来洗了。”她道。

    “嗯,这也行。”杨若晴道。

    “干娘吐完,后来还好吧?”杨若晴又问。

    刘豆蔻微微一笑道:“后来没吐了,就是呛的,没旁的事儿,晴儿姐莫要担心。”

    “那就好。”杨若晴点点头,两人挨近的蹲下身来各自洗着床单。

    杨若晴这边是又搓又洗,拿起棒槌来又捶又打,动静好大,捶打声在水面回荡着,既动感又带节奏。

    眼角的余光瞥到刘豆蔻,发现她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正轻轻的揉着掌心下的床单。

    床单很大,都是用老布在织布机上织成的,比较粗糙,厚重,而且体积庞大。

    刘豆蔻这小手,根本就驾驭不了。

    耳边,又传来边上其他妇人的窃窃私语声。

    “你们快瞧啊,那个刘姑娘洗被单真是有意思啊,这慢条斯理的洗,根本就使不出力气呀,看得我都快要睡着了。”

    “是啊,这样哪里洗得干净哦?这要是换做男人们下地干活泥巴拉呼的衣裤,准洗不干净的。”

    “你们这些糙婆娘,你们当人家刘姑娘也跟你们一样么?听说人家打小就是在镇上长大的,她爹是做生意的,打小就是像小姐一样养着的……”

    这些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大,还伴随着妇人们嘻嘻哈哈的笑声。

    杨若晴听得真切,相信刘豆蔻肯定也一样。

    她忍不住扭头看了刘豆蔻一眼,发现她整张脸都红了,一路红到了脖子根处。

    手里的力度明显加大了几分,看来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给使出来了,但是,这被单她依旧驾驭不了。

    越是着急,越是赌气的想要洗好,洗给那些妇人们看,就越是手忙脚乱,搞到最后,一块香胰子都滑到了水里。

    她伸手去捞,身子一歪差点栽到水里,幸好杨若晴一把扶住。

    “石头湿滑,你脚下当心点。”杨若晴提醒道。

    刘豆蔻有些惊魂未定的看了眼杨若晴,弱弱道:“可是,我的香胰子滑掉了……”

    杨若晴道:“香胰子我这里有呢,你用我的就成了,这池塘水深,掉下去爬起来就难了。”

    刘豆蔻感激的点点头,稳稳蹲在那里不敢乱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