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书屋

第五百二十一章 又来语出惊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眼瞧着这黄金眼的技能直接变成了灰色,刘志远再次动手,朝着找好的加钟卡上面点上去,节目时长是一个半小时,现在约莫过去了半个小时,为了以防万一,他直接兑换了三个加钟卡。。。。。。。。。

    一次性加半小时,三个叠加在一起就是一个半小时。

    瞧着三卡变灰,刘志远一双眼睛已经发生了变化,那眼目看起来就像是多了金色流光在其中一样,他朝着《朝元图》的方向看去。

    这光芒稍纵即逝,因此并没有让人看清已经消失。

    随着消失的金色光芒,刘志远的脑海中瞬间像是多出了海量的数据一般,衣一瞬密密麻麻的朝着他的脑海当中直接充胀了进去。

    一时间憋涨的刘志远脑仁都有些发疼,总算是在短暂的几十秒之后,这样要将人给逼疯的数据狂涌已经消失。

    这才总算是让刘志远松了一口气,好了,准备完毕!

    他眼目朝着台下看了一眼仍旧在嗡嗡的众人,咧嘴一笑!又开始了他的习惯——语出惊人!

    这边众人等着他的解析他还没说出来,在那纷杂的抱怨声中,他直接出声,“《朝元图》它不是一幅画!”

    “什么?”

    “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小子尼玛的别逼是在滥竽充数没错了,他一定是节目组搞不出来人来顶替罗大师直接拉出来凑数的,但是尼玛的凑数难道不能找个稍微靠谱点的吗?听听这尼玛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张嘴说出来的话,简直是荒唐的令人喷饭!”

    “娘的,我觉得这小子完全是在当咱们是瞎子啊!还是那种欺人太甚的睁眼瞎!你说你要是说不出来满可以道个歉直接朝着下面轱辘着离开,我们一群人一句话也不会有!但是这画就放在这,你他么的睁眼说瞎话!这尼玛的不是画是什么?我虽然是个文人,但是我现在已经有想冲着人吐唾沫的冲动了!别在惹我,你这小子可赶紧从舞台上直接滚下去吧!”

    台下的观众因为刘志远这第一句话当时就怒了,爆发了一样长枪短箭不要命一样的朝着台上扫射!

    古大师这边眉头一挑,那尖酸刻薄的脸上露出甚至得意的笑容,这小子好端端的到底是为什么要自寻死路呢?

    他抱着膀子瞧着刘志远用一种施舍的眼神盯着人看着,那样子分明就是在冲人表示你要是不行可以来求我,让我帮你救场的意思。

    下面的暴躁声刘志远听得到,古大师脸上得意的表情他看得到,但是他也不是第一次站在舞台上了。

    是的没错,但凡是他站在舞台上就注定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现在好歹一群人只是在争议,而古大师只是在得意,这些都是小事儿,因此都可以暂时忽略不计了。

    如此想着的人直接将这一切都给屏蔽掉,继续朝着后面说,“我说《朝元图》不是一幅画的原因,是因为它实际上是一个节选,我想我这样说肯定还有人在心里面骂我,节选的画,难道就不是画了吗?其实它算是画,但是又不是你们传统认知当中的话,《朝元图》实际上出自永乐宫壁画,是元代壁画的最高典范……”

    吵嚷中,刘志远这边张嘴说出来的话,让人一听当时就惊呆了,是的,没错,真是惊呆了一群的观众,此刻呆若木鸡来形容下面的观众可以说是相当的合适。

    半晌才有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吭吭巴巴的出声道:“开……开什么玩笑!壁画?古大师您听听这小子在乱放什么屁!这种事情可能吗?我从我爷爷那里都没听到过这种事情,您也是大师,并且您的身份放在这里,说出来一句话可要比这小子有分量的多了,您现在倒是说说看啊!”

    “是啊古大师我们不相信这胡言乱语的家伙,您刚才解析的相当好,我们看着这小子就是没话说了,所以这边才在没话找话,您快说点什么,用您的专业知识直接将这小子给压的再无翻身的可能啊!”

    ……

    台下观众愤怒演发成着急,一个个看着同样站在一个舞台上的古大师,希望这暴躁的老头现在最好能直接发飙将这胡言乱语的混账东西直接从台上踹下去。

    当然即便是真的做不到,退而求其次,直接在舞台上好好的虐一些这小子也行。

    一声声的喊叫声不断响起,现在此刻的古大师竟然直接变成香饽饽了,这一点想必谁都没料想到,反正主持人在一边已经是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了。

    但是这古大师真是无愧‘怪’这个字,分明刚才看到刘志远恼恨的咬牙切齿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他。

    分明刚才对着人幸灾乐祸,希望人出丑直接栽坑里起不来的人也是他,但是现在这下面观众都已经给古大师选好了机会,让人上来对着刘志远进行抨击讽刺各种的开虐呢,结果这边古大师竟然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下面的人道:“都闭嘴!”

    这样呵斥了一声众人之后,古大师这边竟然是没有阻拦刘志远继续朝着下面讲的意思。

    这什么情况?一群人瞧着他们现在要帮古大师反倒被人给吼了,当时有点懵逼。

    “你继续。”古大师表情看起来无喜无悲,虽然那阴沉的感觉还带着,但是竟然没有变的更浓郁不说,反倒是冲着刘志远张嘴说了这么一声。

    并且这要是相较起来的话,古大师对这刘志远的态度似乎比起来对他们要好的多了去了好吗?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众人瞧着古大师的一反常态,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的感觉,这难道就是传说当中的怒到极致反倒不气?

    但是左右上下怎么看着古大师都不像是这种人啊,因此众人只能想着这一定是古大师这边在酝酿着自己的怒火,等着将这怒火给积攒到一定程度之后直接爆发呢。

    这么想着众人心中太平,总算是安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