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书屋

第113章 小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窗外暴雨,停电。

    鸟围村只要有暴雨狂风就会停电。

    已经夜里两点了,我坐起来。

    父亲屋里点了蜡烛,我进屋看到他睡了,把桌子上半截蜡烛拿过来。

    我找了条旧毛巾,擦了擦jun刺。

    这两天,韩大荣没有丝毫的动静,这让我有点沉不住气了。他这人心胸狭窄是出名的,我砸了他两家店,他不打算报复我了?

    早上五点我才迷迷糊糊睡着。

    睁开眼时,看到江帆在我床头晃悠,他穿着一身白衣,脖子上挂着十zi架项链。江帆把一个塑料袋扔在床头,“这套衣服是你的。”

    “衣服?什么衣服?”我说。

    “我让裁缝做的,zhu教的衣服。”江帆说,“你看看我这身,麻料的,透气凉快,塑料袋里面还有项链。”

    我拿出项链套在脖子上。“衣服钱,我给你。”

    “不用了,这衣服钱我已经给过了,对了。”江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锦盒,他打开锦盒,里面是一个光灿灿的手表,“这块手表送给你。”

    “送我?你发财了?”

    “发了一点小财,我被一个女的包了。”江帆扬起头。“现在我有一种出人头地的感觉。”

    “啊?你被人包了,就这么自豪?”我说。“你这ya.子当得可以啊。”

    “什么ya子?我是aishen不卖艺。”

    “aishen不卖艺?”

    “不,不,卖艺不aishen。”江帆说,“女人看上我了,她想跟我学跳舞,包月学,学费是一个月八千,八千块啊,现金啊。”

    “不少啊。”

    “是啊,这手表是她送的,我戴这手表,感觉太张扬了,人有钱了,得低调,你说对吧?所以表我送你了,你是名人,这表配你,我走了,现在去舞蹈教室教她跳舞。”江帆说。“对了,你穿衣服试试,应该没问题。”

    “一身白,好看吗?”我说。

    “好看吗?你看我啊,多干净利索啊,有钱人都穿白衣服,你看阿伯那些石油国家都是白袍子。”

    “有钱人都爱干净是吧?”我套上衣服。

    “那是,有钱人都是从愤gang里爬出来的,得把自己弄干净了。”江帆说。“走了,不聊了,再聊迟到了,这女人脾气不好。”江帆说。

    江帆出了屋,转头又回来,“对了,教堂我昨天晚上去了,平安无事,欧娅蕾还问你会不会来。”

    “她找我有事?”我穿上白球鞋。

    “没事,不聊了。”江帆出了屋。

    父亲咳嗽了两声,从外面进来,他脸色阴沉。

    “我还没死呢。”父亲说。

    “我这衣服不是孝服,是zhu教衣服。”我说。

    “什么zhu教?哪来的zhu教?”

    我懒得再搭理他,换了双黑皮鞋,出了门。

    外面阳光明媚,熙熙攘攘,昨夜的暴雨过后,鸟围村似乎干净了很多。

    拐进明理街小巷,里面都是卖早点的,糖糕,包子,油tiao,牛肉丸,粉面应有尽有,豆浆热气腾腾。

    “让开啦!让开啦!”有人高喊道。

    一副担架过来,上面用白布盖着一个人。

    “死了?”有人说。

    “热水器电死的。”另一人咬着包子说。“死的是两口子。”

    这人说完,又一担架抬过来,上面也是白布盖着一个人。

    抬担架的人抽出手,拽了根油tao,sai进zui里。

    卖油条的老板看了一眼,没有吭声。

    两幅担架抬走后,小巷风平浪静,大家都埋头吃着早点。

    鸟围村每隔半年就会有洗澡身亡的事,不是煤气泄漏就是被电死的,这种被担架抬着,从头到脚白布遮着的尸体,引起不了人们太多的注意。

    跳楼就不一样了,那种壮烈和真实感,是美国大片都比不了的,尤其是女人跳楼,tui是tui,xiong是xiong,色彩就更绚丽了,甩了八丈远的高n鞋都能被人研究半天。

    鸟围村每过两百二一天,就会从楼上掉下一个人。这是卖猪肉的张半仙说的。

    张半仙还说,人命不如猪值钱。

    我吃饱喝足后,迈着步子去包胖子家的面包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