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书屋

第九十八章失控的陈静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很快,医院官赶了过来,和上次见过的法医是一个人,一个四眼仔,法医院环视了一眼现场,拿出录音机,然后戴好手套,蹲在尸体边用手摸了下尸体道:“尸体还有温度,应该不超过两小时。”

    麦兜走过来,对着法医问道:“有没有被性侵犯过?”

    法医检查了下道:“下面红肿,肯定有。”

    “有没有射进去过。”麦兜再次问道。

    “这个要等我回去经验过才能回答你,身体上有明显的伤痕,应该是挣扎所造成,双眼和双手用强力胶布缠着……”法医说道这里,转头对默默坐在哪里观察尸体的陈静仪道:“madam,找到凶器没有?”

    “没有。”陈静仪态度机械性的回道。

    法医没有注意到陈静仪态度,而是对站在一旁看着的李曦道:“新来的,帮下手,把尸体翻过来。”

    “为什么?”李曦一边戴手套一边问道。

    “凶手带着所有工具而来,又把凶器带走,就像上门干活一样。”

    等把尸体翻转过来,法医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把口罩拿下道:“凶手很残忍,死者下面部位至腹部被隔开,凶器应该是一件很薄的硬物,可能是刀,至少长八寸,死因应该是失血过多,又或者是被人勒死,也可能被注射了药物。”

    听着法医一边查验尸体一边述说,一直冷漠盯着尸体的陈静仪忽然道:“艾力。”

    “什么事情,madam。”法医道。

    “掰开她的嘴巴,看看舌头仍否在里面。”陈静仪道。

    法医艾力有些惊疑,不知道为什么陈静仪会让他这么做。

    李曦说道:“不用看,舌头肯定被割掉了。”

    “新来的,你这么肯定?”法医好奇道。

    “嘴巴周围红肿和鲜血,要是嘴巴里没受到重创,是不可能有这样伤势。”李曦说道。

    艾力有些不信,轻轻掰开嘴巴,还真是舌头不见了,看了看李曦,然后转头对着陈静仪道:“不错,舌头已经被割掉,有没有找到?”

    “现场没有,可能被凶手带走了。”李曦回道。

    一瞬间,陈静仪整个人气势大变,冰冷中带着一丝丝杀意道:“阿曦,帮我记下来。”

    以前纪录这种事情是属于陈永做的,现在却是叫李曦,陈永把笔记本递给了李曦。

    “凶手年龄介乎四十到五十五之间,男性,是一个fi有组织能力的罪犯。”

    “冷静,有耐性,思想细密,有头脑,外表没有攻击能力,他善于捕捉人的心理和别人沟通,他未必认识死者,,但有能力说服死者开门让他进来……”

    陈静仪越说越激动,就好像她亲身经历过一样,有点失控的前奏,好在她及时控制住。

    李曦却是知道,这是因为这个案子引起了她心态巨大变化。

    陈静仪二十年来对母亲被杀案子的研究,现在有了一模一样的作案手段,她把凶手作案手法好性格慢慢述说出来:“经过整个虐杀过程,他得到很强烈满足感,凶手非常自信,喜欢挑战警方,为了证明他可以逍遥法外,他很有可能打电话,或者重返凶案现场。”

    “小朱。”陈静仪对其中一名重案组人喊道。

    小朱举起手。

    “联络电话公司,追查所有电话来源,阿永,查问整栋大厦的住客,有没有见过什么陌生人。”

    陈永接到命令,点点头。

    “麦兜,留下两名兄弟,看看有没有可疑人物。”

    麦兜一脸疑惑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说凶手并非第一次犯案。”

    没有等陈静仪回答,李曦默默道:“不错,这种行凶手段还有一件类似的。”

    听到李曦的话,陈静仪突然看向李曦道:“你也知道?”

    知道什么!

    在场警员都看向李曦和陈静仪,麦兜原本疑惑表情,突然之间好似明白了什么。

    “今天在凶杀组看了一天的案件,刚巧就看到二十年前曾经用同样的手法犯案,而且……”李曦在陈静仪迫人的眼神下,淡淡的看了一眼她说道。

    “你跟我来。”不等李曦说完,陈静仪向着另外一个房间走去道。

    李曦默默跟在她身后,这种事情可是属于陈静仪**。

    “喂,madam和李曦搞什么鬼?有话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

    “对啊!他们两人会不会有什么?”

    “你说madam喜欢李曦?不可能吧!Madam这种性冷淡会喜欢男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好了,你们不要胡乱瞎猜,madam和阿曦肯定是商量案子的事情。”麦兜出声阻止道。

    在这里的所有人,也就只有他知道一点。

    “把门带上。”陈静仪冷冷道。

    嘭!

    李曦把门关上,对着她道:“madam,有什么事情吗?”

    “对于那件案子你到底了解多少。”陈静仪心中有些期待问道。

    母亲被杀二十年,她也研究了二十年,但却是找不到凶手任何一点线索,现在凶手又开始犯案了,这让她又紧张,又有些期待能把凶手找出来,把杀害母亲的凶手抓到。

    李曦沉思了一会儿道:“案件虽然我看过,但因为时间过的太久,留下的线索不多,但我还是有点想法。”

    听到李曦的话,陈静仪双眼一亮,急忙道:“说说。”

    出于对李曦的相信,既然对方有点看法,那就意味着有线索。

    “刚才madam分析的不错,但也有一些错误。”

    李曦不否认陈静仪对案件分析,但她也不是穿越者,更不是上帝,根本就不知道全部事情。

    而李曦虽然没有看完整部剧情,但根据大部分剧情,他也能推敲处剧情的大概脉络,加上他知道凶手,所以,李曦除了没有证据证明外,对整个案子他已经了如指掌。

    “错误,我研究二十年了,我不会错。”陈静仪一愣,然后有些失态,毕竟对于母亲被害案,她付出了太多,现在有人说她错了,怎么不让她失控。

    “madam,冷静下,我看过资料,知道二十年前死的是你母亲,但想要抓住凶手,生气是没有用的,我们要理性分析。”见到陈静仪要失控样子,李曦立马劝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