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书屋

第112章 钱就像狗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东海市秋拍,展出的第一件竞拍品,是一块不错的玉石,叫鼎纹玉,铜绿色泽,巴掌大小,隔着蛮远,也能看清楚上边一缕缕纷繁复杂的鼎纹。

    起拍价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

    “老婆,喜欢吗?喜欢咱就买下来。”宁烨问。

    “鼎纹,不适合首饰佩戴,算了!”肖青璇摇摇头,“老公,那个粉色盒子很好看啊!”

    “盒子好看?”宁烨汗颜,心想老婆你什么眼光啊?要我来一次买椟还珠吗?

    隔着不远。

    听到宁烨夫妻俩谈话后,一直心里怒气不消的郑枭,阴阳怪气道,“两个穷鬼,兜里有十块钱吗?就敢大言不惭买下来,也不看看这是哪,东海市一年一度最盛会的秋拍,轮得到你们叽歪?”

    宁烨,“这是哪?你在,我不也在吗?优越什么?”

    郑枭冷森道,“优越?可笑啊!跟你比优越,我绝对是脑袋秀逗了。”

    宁烨,“在我眼里,这和菜市场没什么区别,什么竞价物品,也就买条葱买颗白菜而已,什么光鲜亮丽,也就一群有点钱的衣冠禽兽。”

    拍卖会,相当于菜市场?

    我去。

    这让很多人抓狂,不少对鄙夷目光朝宁烨望来,看傻逼一样的神色。

    郑枭狡黠一笑,低低喊道,“你不想买吗?那我给你个机会,保证你今天,任何一件竞拍品都买不到。”

    宁烨一字字道,“我要能买到呢?”

    宁烨心里在嘲讽,郑枭你丫是要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啊,不知道我这一趟,是要将东海市秋拍的所有拍品,全部买下吗?

    敢和我犟,你犟得过我手里的一千亿美金吗?

    给你横几分钟先。

    等一下,要你哭都来不及。

    郑枭不将宁烨当一回事,宁烨是能打,而且有嘴皮子功夫,不过在财富面前,他觉得宁烨就是一个天桥上乞讨的邋遢乞丐罢了,自己随便显出个百来万,都能砸死宁烨,“姓宁的,你要是能买下任何一件竞拍品,我当众,一件拍品一个巴掌,决不食言,如果你买不下,那你给我扇一个嘴巴子,如何啊?”

    声音不小,因为郑枭是至尊商会的身份,正在竞价的人停下声。

    主持人老梁也没有喊停,他在这行混了二十几年,见多识广,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旦有人在拍卖会上强怼,那就意味着,他主持拍卖的拍品,绝对会超出预期的价格拍出去。

    拍品价格越高,他们就赚越多的钱,又何必打扰呢?

    宁烨起身,故意喊道,“郑枭,一件拍品,一个嘴巴子?有的着那么狠?”

    郑枭嘴角露出一道弧线,“怎么,不敢了?”

    宁烨,“我一世不弱于人。”

    郑枭,“磨嘴皮的功夫,可不是能买下拍品的,找富翁比财富比钱财,你真是自寻死路。”

    宁烨,“钱?在我眼里就是一堆狗屎,狗屎而已,谁没个两三顿。”

    众人,“……”

    前边那位霸气眼镜哥扭头,竖起大拇指,“兄弟,比喻很清新脱俗,老子我踏马也一直觉得,钱财,无非就是一堆堆臭狗屎。”

    众人,“你们两个,真是臭气相投。”

    郑枭有恃无恐,自顾在那摩拳擦掌说道,“姓宁的,别坐下了,反正你准备要被当众扇嘴巴子。”

    说完,郑枭举手喊了声,“一百万。”

    竞拍继续开始。

    鼎纹玉的低价也就一万,一下暴增百倍,已经远超它的价值了。

    宁烨也举手,“一千万。”

    喊完后,宁烨挑衅看了眼郑枭,“瞪大眼睛干嘛?没钱了?没钱的话,我给你个法子,穿得破烂点,找个破碗,天桥上占个座,一天下来,少说能有个千八百块的。”

    “愚蠢。”

    “一千万,就在那犬吠?没见过世面。”

    “一千一百万。”

    郑枭喊价很克制,他虽然来自至尊商会,不过能使用的钱,终究有限。

    台上的主持人老梁,心里简直乐开了花,鼎纹玉是不错,可远远不值这个价,这场秋拍之后,他在拍卖公司的福利地位,说不定能往上窜一窜了。

    宁烨举手,干净利落道,“一个亿。”

    此话一出。

    周围十几个人立即瞪大眼睛,目光齐刷刷看向宁烨,觉得这厮疯了。

    郑枭嘲讽道,“一个亿?你有那么多钱吗?你要知道拍卖会的规矩,如果最终拿不出,可不是欺骗的小罪,重则是要断手断脚的。”

    宁烨,“断的是我的手脚,关你屁事,不敢跟的话,麻溜点过来给我打脸。”

    郑枭咬着牙,“一亿一百万。”

    宁烨,“两亿。”

    反正钱不是自己的,是阎大老板送来给自己装逼的,喊破天了说,也就一个数字,怎么好听怎么喊,人不疯狂枉少年嘛!

    郑枭嘴角抽搐,他想跟,可是话两亿多买一块破玉,这意味着什么?

    回到商会他怎么交代?

    郑枭旁边的赵田,同样脸不是脸,他也没想到,宁烨这个牛犊子,居然这么莽夫。

    “这位先生处两个亿,还有人跟吗?”老梁的目光,直勾勾盯着郑枭。

    “两亿一次。”

    “两亿两次。”

    “两亿三次。”

    “成交。”

    ……

    话音一落,宁烨几乎是马踏飞燕一般跳跃原地,一到宁烨跟前,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宁烨使出全部力道,简直如铁锤砸在人脸上的动静。

    郑枭的右脸一片红肿,还出现五道印子,感觉脸骨都被拍碎的画面。

    噗……

    郑枭喷吐一口大血,还没骂人,宁烨却已经回归座位了。

    宁烨揉擦自己的手掌,“真疼,你这厮脸皮太厚了,下一次,我要带个手套才行。”

    笑声中,第二件竞拍品出现了,不是一般的拍品,而是一件古代的“金镂玉衣”,传世国宝的千年古物都抬出来,拍卖会明显是看准这个商机了。

    金缕玉衣主要出土于中国汉代,玉衣也称"玉匣"、"玉柙",是汉代(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

    玉衣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

    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大致出现在西汉文景时期。据《西京杂志》记载,汉代帝王下葬都用"珠襦玉匣",形如铠甲,用金丝连接。这种玉匣就是人们日常说的金缕玉衣。当时人们十分迷信玉能够保持尸骨不朽,更把玉作为一种高贵的礼器和身份的象征。

    金镂玉衣在人们心中有很高的知名度,除了小学教材上面对该文物有介绍外,一些盗墓题材的影视作品也对它有介绍。目前出土的金镂玉衣不止一件,最出名的是西汉刘胜的这一件,片片玉石用金线连接,据统计刘胜的玉衣纯金线足足有一千多克。

    台上的这一件,虽然比不上刘胜的玉衣纯金钱,却也是有价无市的那种类型,而且出现在东海市秋拍,绝不可能是伪造的赝品。

    所有人眼睛都看直了,就连宁烨和肖青璇也一样。

    老梁在一番介绍后,喊出了这件金镂玉衣的底价,一千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万。

    宁烨听人议论了,说要是收藏的话,大概30个亿划算,再高就只能赔本。

    “姓宁的,愣着干嘛?你刚才不是挺莽的吗?怎么不喊价了?没钱了吧?”郑枭在一旁讽刺。

    “十吨八吨的狗屎,我还是有的,不想浪费口舌罢了。”宁烨回道。

    “滚,没钱就没钱,装什么清高。”郑枭打击道。

    “有本事你喊啊?废话真多。”宁烨反驳。

    左侧最中央。

    马家的马杀吉突然拧头回望,给宁烨做了一个挑衅动作,然后说道,“郑先生,我马家要定这件金镂玉衣了,麻烦你帮忙拍下来吧!”

    很明显。

    要郑枭成功拍下,然后打宁烨的脸。

    宁烨,“小屁孩,你家钱很多吗?乱来一桶,小心回去被马三公大屁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